您現在的位置:[首頁]電商平臺 > 客戶動態 > 合肥電線電纜訊_也許本就是無用的東西

合肥電線電纜訊_也許本就是無用的東西

發布日期:2018-08-02 閱讀次數:1019

隨之年紀的增長,我日驅的想去閱讀。然而這與我機器化的工作并無所用;早先的欲趣源于年輕人渴望的成熟,看事物希望透徹些。所以尋觸的多是人性、讀心術類的,許是沒大的卵用;便又開始尋些實際點的,如何講話及討人喜歡自己的書。這些書的名字都很赤裸,直擊我欲求之要害,讓我曾誤以為讀后,可將事物擺弄于股掌。

  待我學以至用時,卻顯的手足無措。善于自我責問的人,于是沒覺乎可能受了騙。再后來,受荷爾蒙的引渡,從了戀愛技巧的書,終是因人丑錢少的緣故,未得其精髓,以失敗告了終。接著無所聊賴的擇了眾,降順于我深感乏味的名著,以借讀些經典學術之書,尋求些成就感。

  慢慢的開始對書中的故事有所感觸,感悟頗多卻言不出半句,總結起來也總結不出什么來。有一陣子,我覺得自己似乎是在浪費時間,讀的東西近乎于白讀;直到某天,或者是某一分鐘,也可能是某一秒,我意識到自己學會了“精神自慰”。

  何謂“精神自慰”呢,大抵是“精神”在沒有任何的外力作用下,達到高潮了;本該是需要通過抗爭和堅守才有的事兒,現在什么都不用做,也能自我滿足了。頗類似于“阿Q精神”,但阿Q屬于蠻纏類的,他不辱沒先人,他從不說:韓信還受過跨下之辱呢。單是這一點,我才不全然討厭他,因為他從來不干有文化的事兒。

  現在想來,我曾所望的成熟與圓滑的處事之態,似乎也不難,近乎于“退一步”“忍一時”就會有的事兒。難的是堅守那份耿直;比如這個時代的年輕人,接受了太多關于平等、自由的正面教育,因此做起事來就免不了讓某些人看不慣,覺得輕狂。他們年輕,涉世不深,資歷匱乏,吶喊起來怕是只會傷了嗓子;傷了嗓子是不大當緊的,也許養幾天就好了。可偏有人講這是情商低的表現,從心理上瓦解他們。然而某些人并不明白,“教育”是為了好的發展趨勢,改變原有的不公無道。假如某些人把眼光屑微的放遠一點,就不會講出“我都受了、你們憑什么不受”的話來。

  想過許多,做過不少,終還是以失敗告了終。時至現在,倒成了四不像;既不敢耿直,也不肯圓滑,更不敢去看透什么。如同一個挨打的人,既不還手,也絕不討饒,就這么僵持著。這使我常聯想到一條夾著尾巴的流浪狗,怯懦的在大街上躲讓奔走。

  然而,在這不能開心的階段;我遇見了一條狗,它對著我狂叫不止,驚嚇之余,引出了過去的一段回憶……



  過去的村子普遍養狗;那時的傍晚,總能聽到應接不暇的狗叫,由遠至近或由近至遠,挨家隔戶的接遞著。這使我即便一人站于黑蒙蒙的矮院里,也不會覺得害怕。有時,我還樂于坐在院子里的那塊兒大巖石上,去推測引起狗叫的是何物何人,并根據叫聲的遠近,判斷他們的位置和動向;不過多時都是茫然的,其因一只狗的叫聲,太容易引得另一只狗無端的跟著瞎摻和了。

  一年又一年,隨著矮院的逐漸高固,狗便少去許多,身影也小了一半。開始,我并不以為然,也許是因為學校越來越遠,使我提前在其他地方先接受了這事兒,也許是因為學業越來越重,讓我沒時間去關心此事。反正,當我意識到它不存在時,它已經離開蠻久了。這時常給我帶來一種錯覺,即它是一瞬間消失的。

  而今,這村音已經不可尋了;但我腦海中還時常會閃現出,那時滿天辰星下的狗叫聲。



  一次;

  晚飯時,一串狗叫聲突然在街道內響起,聲音像一塊塊玻璃摔到地板上,頗為刺耳;憤然完狗嘴之后,我即有了新的看法。雖說這聲音毀了記憶中的味道,但也正是這聲音引出先前的記憶的。再者說,也未必就是狗嘴的原因。現在村子的構造整齊,水泥路修的筆直,樓房一棟連著一棟。可不知道怎么的,房子高了,以前本不覺得窄的路,看著就窄了,所見的天空都少了大半。尤其是較黑的夜,街道似火車隧道一般。正是這硬起來的環境,放大折射著狗的叫聲,毀了記憶中的味道。讓我不得不為之感嘆,環境變了。腦海中卻又浮出以前的畫面,那空曠的土院子,滿眼望不下的煙云。這份兒思緒,促使我點燃一支煙,再次將自己繚繞。

  工作以后,我便染上煙草,由此開始常到村中的小賣部買煙。通常是在晚飯后,順帶著散步,日子一晃,時間就這樣固定了下來。

  晚飯后,照例出門向左,將至一戶鄰居的鐵門前時,突然響起一陣碎鐵的撞擊聲,接著從一旁的豬圈后面猛然竄出一條黑影。我先是被這未知的東西嚇呆,又被它那震耳叫聲嚇了一跳;說是一跳,其實只是顫動一下,這么講倒也不是夸張,只怪身體不夠輕盈敏捷,不然定要如受了驚嚇的貓一般跳開。所有的突然都發生在一瞬間,未等我做出逃跑的反應,那條狗就已經停住了。

  借助墻上白瓷磚反射的月光;閃現出一條向我躍起的狗,張著一口可以遮擋住它腦袋的狗嘴,用泛著月光的獠牙,惡狠狠的指著我。

  隨后似弧形折回,在鐵鏈的撞擊聲中反復向我撲來,伴隨著一直未曾停歇的狗叫聲,震的我頭皮發麻。一條黑乎乎的韁繩始終在它身后跟著,它掙脫著,呼嘯著,像在狂風中搖擺的晴天娃娃,不得自已。

  我避之不及的快速走過。走出去幾戶遠的距離,它還在不停的叫著,叫聲緊湊,連同起我的心跳。

  那鐵門外拴定的狗,使我驚慌之余頗為納悶兒,為什么將狗拴在大門外呢?甚感這是無用的事。但細想起來,方才似乎聽到一陣鴨子的驚叫,像是從豬圈里傳出來的。許是方才驚了一下沒察覺,現在才回想起來。



  從此。那狗,使我晚飯后的散步精神了許多。質硬的鐵鏈從未拴住過兇狠的狗叫聲,每每驚起豬圈里響起一陣陣鴨子的叫聲。如同大雨之后,起了性的蛤蟆,“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一月后的某一晚;我拿著一把松動的手電,將閃動的光圈打在路面上,跟著走著。在距離豬圈十米開外的地方,我照例緊張了起來。這時,突然從電線桿子后面探出兩顆璀璨且銀亮的眼睛,我隨即將光圈打了上去,越發的使其明亮起來,晃的我看不到那雙眼睛背后的任何東西。定住不過兩秒,兩顆銀亮便消失了,接而映現出一條轉身逃跑的狗。通過體型毛色,我斷定它就是鄰居門外的狗。

  它已拴定一個月之久,每次路過,都一如既往的撲叫。我雖已開始習慣了這樣的存在,但如今沒了鏈子拉扯住它,想到這里,脊背里吹出一陣寒氣,凍的我驚慌失措,甚至讓我有了轉身的念頭。在我猶豫未決時,狗已經跑到了家門前,站在原來拴定它的地方,渾然不動,顯得很有力量,眼睛直盯盯的等待著我。

  此時,我希望手中能有一塊熱騰騰、香噴噴的鹵肉。在得不償失的心理下,遷就了它算了。可深感這是沒道理的事,從什么時候竟然需要去討好一條狗了?不行就繞路吧,但,從什么時候竟然需要去躲讓一條狗了?它以為那是它的領地,可并不是啊!萬一被它咬了怎么辦?畢竟它只不過是一條狗。

  我掙扎著,思索著……突然發現自己已走近門前,原來我的腳步一直沒有停止,只是慢了些。

  狗開始低沉的“哼哼……”起來,肩部的皮毛如同密布的細針,炸了起來。正如我所害怕的那樣,它猛的狂叫起來,那高高聳起的尾巴,正預示著它即將撲咬過來……

  我企圖轉身逃跑,可經驗證明,跑必定會引得它的追趕,激發它追捕獵物的本能。事實上,大型食肉動物極少會把敢于正面與它們抗爭的動物視為主食,這是聰明的表現,因為偷襲、追捕式的獵殺的確降低了傷害存在的因素。一個只想著逃跑、不敢正面面對的動物群體,無論它再強壯,都會被藐視。據說動物還可以感覺到獵物的恐懼,越是害怕,它的攻擊欲望就越強。

  它的那雙狗眼又開始銀亮,如同一個幽靈附體,既飽滿又空洞,似乎將要照到我的心里。我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恐懼,希望不要被它那雙銀亮的狗眼照射到,可越是克制,卻反而越發的害怕。

  它猛然向我撲咬過來,張開大口漏出兇狠的獠牙,似乎將會鉗住所碰到的任何東西;嚇得我頓時身體僵硬,不聽使喚的呆立在原地。

  當它距離我不足一米時,便急忙向后猛退了幾步。我還未有所反應,它便再一次的更加賣力的狂喚,并試圖的再次向我撲來,但只是試圖性的撲來。

  它身后的地上扔放著狗鏈子,狗鏈子的一端仍系在木樁上;手臂粗長的木棍,將一端削尖打進土里,頂部被砸裂,痕跡如同一朵壓扁的菊花。

  狗始終與木樁保持著一鏈子的距離,仿佛還被鏈子拴著;失去了狗鏈子的拉扯,它再也無法向我撲跳,短小的四肢裸露無余。我的恐懼消去了大半,倘若沒聽過狗急跳墻這句俗語,怕是會全部消去。

  我慢走過去,剛背對著它時,它就不甘的撲咬過來。我定住,它便再次的退回木樁去,繼續沖我叫喚。我又走,它便又追,反復如此。如同有一條無形的狗鏈子拉扯著它,始終與我保持著安全的距離。

  事態的變化,使我心中有了一絲喜悅,但同時還有些許的落寞;原來它并沒有我想象中的可怕,我的那些恐懼只不過是自己把自己看的過于重要了。狗依然叫喚著,卻不再勇猛,它的退縮已經把它所樹立的一切假象,都消毀了。直到我走遠,它才停歇下來,遠遠的站著,看著我的背影,愣了一會兒,低下頭嗅我走過的腳印。

  從小賣部回來時,它已不再叫喚的那么厲害了,只是象征性的叫喚兩聲。再一次嗅我走過去的印記。我暗暗的舒了一口氣:咬人的狗不叫喚……



  沒隔幾日,它便不再理會我了。這許是和平,從狗失去狗鏈子的那天以后,我再沒聽到過豬圈里響起鴨子的驚叫聲,可總覺得鴨子一直都在,從未離開過……



  后來,那條狗不見了蹤影;只剩狗鏈子還扔在原地,一端拴在粗糙木樁上,另一端埋藏在散亂的鏈子下,尋不見。

  狗鏈子曾給予我安全感,也使我松懈。仔細打量,這狗鏈子頗為寒酸;整條狗鏈子由兩種物質拼湊而成的,一半是銹跡斑斑的鐵鏈,另一半是毛糙的麻繩,翹起的毛刺形同一條毛毛蟲,被一坨碩大的死結連接起來。

  木樁旁干硬的土面上,稀疏的沾著狗毛。模糊可見狗爪子留下的道印,一橫橫一豎豎,如此的記錄著狗曾與狗鏈子的抗爭。

  狗鏈子無用的被扔于此,也許本就是無用的東西。



  我曾以為是狗鏈子拴住了瘋狗,現在卻覺得是它給了狗變瘋的借口。

  我也需要一條狗鏈子,好讓自己可以自以為是的活著。

  我羨慕那些,可以一直擁有狗鏈子的人。

  我懷念我那逝去已久的狗鏈子。



13956051951
個人微信,可加好友
合肥遠東電線電纜孫經理

全國服務熱線4000-522-555周一至周六8:30-18:00

地址:合肥市政務區天瓏廣場5號甲級寫字樓1007-1008室

老張個人微信

老張原創分享

Copyright © 2018 版權所有:合肥司瓦圖網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07007410號
司瓦圖老張頭像
司瓦圖老張
老張自05年進入互聯網行業,一直從事互聯網平臺開發行業,服務項目主要有:平臺定制開發,電商平臺開發,微信商城,微信小程序等。
司瓦圖老張微信
卖纯棉短袖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