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電商平臺 > 客戶動態 > 這個冬天,也過得如此溫暖

這個冬天,也過得如此溫暖

發布日期:2018-08-01 閱讀次數:1041

高中畢業并沒有影視劇中撕心裂肺的疼痛,甚至平淡的不能在平淡。考試結束鈴響,我們揮揮手就像平時放學一樣,道聲再見,原來真的,有些人,再也不見。幸而,陪著我的,有這么一個神奇的組織,我想,它始終是我心底溫暖的存在。

細細想來,它的成立,本就是一個巧合。最初,我們本就覺得高中畢業大家需要形式感去慶祝的,你聯系我,我叫上他,三三兩兩,走走留留,到了現在,剩下六人,成為親人。

其實我們都沒想到他能一直留到現在,成為其中每一個人心底特別的存在,但是現在,我們都無比期盼,他一直都在,十年,二十年,很多很多年。

那是一個有些燥熱的午后,是我們第一次在一起。我們吃飯,看電影,然后去唱了夜場。我現在記不清我們吃的是什么,看的是哪部電影,又唱了些什么歌。再次回憶,腦中閃過的,只是大家有些生疏的動作,略顯客套的互動以及稍微有些尷尬地氣氛。小大鵬里的人,就這么有意的,無意的,隨意的,刻意的,被湊到一起。

他就這么被保留了下來,漸漸地,錄取通知書陸續發到大家的手里,我們又開始計劃第二次轟轟烈烈的聚會,美其名曰送大鵬上大學。他是我們這里開學最早的一個人,那次聚會,我的印象中,大哥因為有事沒有到場。我們延續了第一次的習慣,吃飯,看電影,唱夜場,哦,對了,五點多的時候,我們還站在城東的天橋上等待日出,雖然最后什么也沒見等到。

后來呢?我們陸續進入大學,開始軍訓,開始上課,有人競選班委,有人遇到女神,有人準備社團,有人參加比賽。總之,新鮮的大學生活令大家不亦樂乎,陌生而又好奇,很多不一樣的我們被我們看見,了解。后來,我們的生活也是很苦逼:秘書部的班長弟弟忙著各種活動,操不盡的閑心,當然,留給他的,還有深夜吃不完的泡面以及怎么都開不了的電動三輪車;社會我同桌成功進入一個女生比例遠大于男生的班級,屈總成了鮮有的男團支書,忙于各種應酬,彈吉他,南方姑娘;成功競選團支書的還有我的表哥,不幸的她要學各種數學,遇到了一群“臭味相投”的室友,認了師傅,學了吉他,好不自在;可愛的大鵬翹課總被抓住,遇到了自己的女神,當然陪著他的還有一本又一本的工圖冊以及愛著他的舍友;帥氣的大哥走到哪里都不乏女生喜歡,進了技術部,整天打籃球,好像成了他們班的體委,典型的別的班的男同學;而我呢,競選團支書,認識新朋友,開始寫代碼,一直被他們愛著也一直愛著他們。

是的,我們彼此都愛的深沉。

故事接著發展,社會我屈總十九歲的生日就這么悄無聲息的來了,那是國慶節的前一天,我們所有人都回來了,屈總要請我們吃飯。表哥和我在地鐵站見到了等待我們很久的弟弟大鵬,一起前往熱氣騰騰的火鍋店,屈總早已在那等候。鴛鴦鍋冒著的熱氣不斷上升,桌上的酸梅湯被倒入玻璃杯,書包被扔到一旁,我們圍桌而坐,眼底盡是欣喜與激動,瞬間的沉默,勝過萬千的語言。不過三秒,久別未見的激動被我們演繹得淋漓盡致,我只記著,屈總一次又一次的往我碗里放熟了的菜,大哥總能幫我滿上剛剛喝光的酸梅湯,我總是低著頭和表哥竊竊私語,說些只有我們倆知道的悄悄話,大鵬和弟弟喝著啤酒,互相吐槽著大學的不如意。

我們一次又一次的舉杯,祝屈總生日快樂,惋惜逝去的高中歲月,感慨尚不習慣的大學生活。

久別重逢,總是分外激動,嘿嘿,多久呢,我們竟一月未見!照例的唱了夜場,吃了早點,然后各自回家,仿若約定俗成。

再后來,大鵬從北到南,跨越整個西安,弟弟屁顛屁顛地趕了過來,我們又吃了火鍋,

我帶著他們在我的學校晃晃悠悠,喝奶茶,也從未覺得黏黏膩膩的奶茶也如此津津有味。

平安夜我給他們都準備了平安果,除了遙遠的大鵬和弟弟,大鵬知道后,專門打了一通電話向我訴說他的不滿與氣憤,言語之間盡是傲嬌,還一再逼問我我們究竟有沒有背著他聚會,在我的再三保證下,他才得以罷休。我當時就想,一米八幾的小伙子,也太可愛了吧!也是一次偶然,大鵬突然過來,真的很突然,幸好那天下午大哥沒有課。我記得,一直很喜歡導員的我,埋怨了很久為什么要上那下午的形策課,但是其實,上課時本來就應該的。那天我到表哥和他們學校的時候,天已經很黑了,很冷,傍晚的街道燈火通明,寒冷的天氣凍不住沸騰的火鍋,一串一串的木簽,我想它們連起來總能扎醒課堂上昏睡的弟弟,而他的埋怨

與數落就像火鍋底料一樣,被沉到鍋底,融化,使周圍的溫度迅速升騰,而隨著它一起融化的,還有寒冬里我們五個的心。

小大鵬的關系太亂,我是所有人的嫂子,她是我的表哥,弟弟是所有人的弟弟,我的同桌是我的表弟,大哥又是大家的大哥,大鵬,他好像沒有血緣關系啊,不管了,他是親人。

寫到這里我才發現,我似乎經常想像未來,小大鵬的未來。

是什么樣子呢?

十年后,已經工作的我們,有人已婚有人單身樂得自在,好不容易拋開工作的我們聚在一起,喝酒吐槽著生活上的煩心事。大鵬抱怨這個圖真難畫,自己已經熬了好幾個晚上了,弟弟說老板真難搞,圖紙改了好幾遍他還是不滿意,我埋怨我已經為了一個代碼愁了兩天還是錯誤頻出,表哥說自己的研究生終于讀完了,她再也不想上學了,屈總拍拍自己的肚子,說最近又因為應酬喝了很多酒,怎么還瘦不下來,大哥在一旁笑著點點頭,一副深沉老練的樣子,偶爾說上幾句他生活的不快。說到激動,再一起去唱個夜場,我想那個時候,我們肯定都熬不下來了。

二十年后,我們應該都結婚了吧,甚至應該都有孩子了吧。生活中瑣碎的小事太多,太煩。我們終于找到了一個大家都空閑的時間。孩子去上學了,他/她也忙著自己的事,我們又聚在一起。那個時候,我們應該談論著自己的家庭。他們會不會偶爾抱怨自己的妻子太啰嗦,卻也一臉幸福,我跟表哥會不會吐槽自己的丈夫的某一個壞習慣,然后他們幾個幸災樂禍,說是他們的通病。我們或許說著說著又說到二十年前,我們唱夜場唱到起了生理反應,讓他們也體驗了一把懷孕的感覺,然后說自己老了,看著那些青蔥的臉龐感慨時間真是不留情,帶走太多東西。而不善煽情的我們,心里想的也許是,還好,不管時間這個頑皮的老頭子帶走了多少東西,幸好,他把你們留下了。

五十年后,我們該退休了吧。那個時候我們都成了老頭老太太了,我還真想不到他們老了是什么樣子。那個時候,搞不好我們人手一個保溫杯,聚到一個廣場里,不知道我跟表哥會不會去跳廣場舞,他們幾個催著我們趕緊跳完,出去吃飯。一桌老友,幾瓶老酒,以前我們經歷的可能都記不清了,說不來我們會感慨,一生中,有的人走有的人來,沒想到一路陪我們到最后的是這幾個老東西。我們扔下自己的老伴,瞞著長大了的孩子,六個老頭老太太大老遠的跑到了城東,再回味了一把我們的青春。那會,城東肯定更闊氣了。

這些都是我腦海中出現過的畫面,太理想了,太美好了,我真的不敢保證經歷那么多的變故,重新結識那么多的新朋友,我們總會一如既往,每個人都不離開。人成長的道路太復雜,誰也預料不到會發生什么,能顧及的只有現在,我清楚地知道,我們每一個人,都把小大鵬放在了一個至關重要的位置。這個位置的坐標是(特殊,溫暖),無關愛情,無關利益,是友情,也是親情。

而十八歲的我們,也都堅信著小大鵬會一直存在,溫暖著每一個人的心。他沒有那么隆重,甚至形式感也不是那么強。我們每一個人都不斷擁有著自己新的生活,可是它的存在,就是微信群里日常的閑聊,就是我們的新朋友都知道有個它,就是日后可能越來越少的見面,

它就那么安靜的在那,永遠不動,一直都在,在每一個人的心底,在每一個人的生活中,在我們六個人的人生長河中,無論存在長短,都安靜有力、熠熠生輝。

總覺得自己太啰嗦,最初只不過想記錄下這個溫暖的存在,誰能料到越寫越多。其實寫下來的,哪里有我們經歷的百分之一。因為有溫暖的人,所以溫暖的事太多。都說冬天要談一場暖暖的戀愛,因為這個季節里,節日太多,天氣太冷,他太美好。但是,平安夜我們互相準備了平安果,跨年夜吃了飯,一改往常逗比搞笑的風格互相都說了些很煽情的話,看著吧,情人節我們還是會打打鬧鬧的過去,春節,元宵節,我們一直都在。單身狗的我們,這個冬天,也過得如此溫暖。



全國服務熱線4000-522-555周一至周六8:30-18:00

地址:合肥市政務區天瓏廣場5號甲級寫字樓1007-1008室

老張個人微信

老張原創分享

Copyright © 2018 版權所有:合肥司瓦圖網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07007410號
司瓦圖老張頭像
司瓦圖老張
老張自05年進入互聯網行業,一直從事互聯網平臺開發行業,服務項目主要有:平臺定制開發,電商平臺開發,微信商城,微信小程序等。
司瓦圖老張微信
卖纯棉短袖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