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電商平臺 > 客戶動態 > 合肥電線電纜訊_建成一股怒火憋在心里

合肥電線電纜訊_建成一股怒火憋在心里

發布日期:2018-07-30 閱讀次數:1074

天剛蒙蒙亮,暗青色的天際中開始泛出一絲紅暈。溽暑的上海,沉淀了一夜的欲望,翻了個身,喘著熱氣,開始慢慢舒展著膨脹開來。

又來早了。建成悻悻地跳下公交車,朦朧中看到曹楊路大庫的鐵門依然緊鎖著。曹師傅還沒來。

今天的任務是十五臺。這年頭網絡工程不好做,劉老板單機的生意也開始涉足。這次教育局接了個單,所有幾百臺電腦本周必須派送完畢,包括調試好。

建成點了根煙。有些沮喪。本來進這個公司是搞網絡,沒成想卻淪落成搬運工。昨天劉老板拗不過兄弟們的抗議,好歹加個了小工,幫忙搬電腦,要不然攤上幾個五樓、六樓不帶電梯的,又要累成狗。

算了,原始積累期的民企,不指望了,何況自己剛來魔都,先穩下來陣腳,再做打算吧。

一愣神的功夫,一輛大眾便捷的小貨車拐了個彎停在了建成面前,車窗搖下來,露出來曹師傅那張混社會的二皮臉,大聲打著招呼。

“冊那,你小子來噶早做啥,好交多困一會嘍,昨夜到家這么晚。”

“今天十五臺呢,早完活,早回家啦。”

建成回話的當兒,發現副駕上坐著個女的,臉上涂了個姹紫嫣紅,含情默默的看著老曹。

老曹看出了建成眼神中的疑惑,扭頭沖著女子一通亂吼。

“他媽的,快下去,我們要干活了,快點,否則讓儂吃生活。”

女子扭捏著下了車。老曹招了招手,示意建成上車。

“走,倉庫大門開了,咱們去裝貨。”

“哪來的女的?你朋友?”

“啥末子朋友,昨晚上找的,他媽的干的爽了,早上非要跟我一塊過來。”

“。。。。。。”

裝完貨,小工小張已經侯在大門口,建成拉開后車廂門,小張在擁擠的電腦箱子中找了個角落,蜷縮起來。

老曹一腳油門,貨車一溜煙鉆入夏日的滾滾熱浪中。

刺眼的陽光下,建成順便摟了一眼后視鏡,那個女的打著陽傘,跟著車緊走了兩步,兩個腿夾著,深一腳,淺一腳,走的這么別扭。

02

“先走一個近的,老西門。”建成操起電話,開始撥通第一個名單上的名字。

老西門的舊里弄讓建成不禁回想起自己老家的小城。逼仄的街道上擠滿了忙碌在早上的人們,騎著自行車買生煎、油條的爺叔、背著書包打鬧著的學生們、剛剛買完菜回來的阿姨,穿著五顏六色的睡衣,踢拉著拖鞋招搖在煙火氣十足的弄堂中。

老曹不得不用喇叭開道,才能在街道上緩緩前行。刺耳的嘀嘀聲,和著自行車的鈴聲、小販的叫賣聲,街坊的寒暄聲以及偶爾的鳥鳴,為這份早晨賣力演奏著市井的喧鬧。

轉過一個街口,建成看到了接車的客戶,一個細皮嫩肉的小青年,站在一根糾纏著通往四面八方電線的桿子下,用力的朝卡車招著手。

下了車,建成和小張各搬一個箱子,向弄堂里走去,七拐八拐,穿過一片片萬國旗般晾著衣服的竹竿陣,終于來到一樁三四十年代的三層公寓樓旁。

“在三樓閣樓上。”客戶搭了把手和建成一起抬起了顯示器的箱子。

進了門,一樓不大的客廳里,擺放著老式的八角桌和鐘表,正中的一把躺椅上,一位年近古稀的老阿姨,佝僂著背,慢慢搖著蒲扇乘涼。

小心繞過老阿姨,沿著木質狹窄的樓梯上到二樓,是一間不大的臥室,門半敞著,可以窺見里面樸素的擺設。一臺老式的臺風扇,緩緩轉著。

三樓的閣樓尤其局促,不過5、6平方,一張小床和桌子已經把空間全部塞滿。想拆箱子也騰挪不出個合適的位置。

“要么我們樓下拆了,再搬上來?”

“別別,一樓、二樓都不是我們家的,還是在這拆吧。”

“啊,那你這條件也夠艱苦的。你回個家還要從別人家里穿過來。”

“哎,沒辦法,快拆遷了,到時候分了房子條件會好點。”

費了老勁,建成看著windows的開機畫面,舒了一口氣。可身上早已是汗流浹背,臉上的眼鏡老是掛不住,鼻子和耳根都是汗。

“走吧,抓緊時間,這才第一家剛弄完。”建成把T恤當毛巾在臉上猛擼了一把汗,拉著小張沖出門去。

老曹光著膀子叉著腰等在路邊。看著老曹手中的礦泉水,建成才覺著嘴里邊像冒了火,沖到附近的超市里拎了兩桶1加侖的農夫山泉,塞給小張一桶,擰開蓋,一通狂灌。

上了車,建成索性把汗透的T恤一把拽了下來,也打起了赤膊。畢竟老曹也心疼他的油錢,連空調都不舍得開。只能靠車跑起來吹點風了。

車剛開沒幾步,就聽見老曹怪聲怪氣的大呼小叫。

“我操,太正了,哥們快點看。”

巡著老曹色迷迷的視線看過去,里弄旁不知是哪家的少婦,在街邊悠閑的洗著頭,兩段白花花的小腿在寬松的睡衣下曖昧著,當她彎下腰把水從頭上澆過,穿過睡衣低垂的領口,雪白豐滿的乳線若隱若現。建成不禁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

老曹幾乎都快把車子停下來了。

“快走吧大哥,這還有十幾家等著呢。”建成還是不得不打斷了老曹的白日春夢,畢竟送不完今天的貨,劉老板那里如何交待呢。

03

站在這幢幾十層的花園洋房前,建成已經算不清楚這是今天的第幾家了。

開門的是一位很有風度的老者,兩鬢夾雜的白發和講究的金絲眼鏡渲染著主人雅致的學者氣質,估摸著像是個教授,不過略讓建成驚訝的是,他居然穿了一個日本和服式樣的罩衫,莫非是日本人?

“我這還好找吧?”教授一口標準的普通話打消了建成的疑慮。

“好找,好找。您看您電腦放哪?”建成一邊回應著,一邊打量著房子里適合放電腦的位置。

房子很寬敞,怎么著也得是個三室。光客廳估計就有三、四十平,靠陽臺一排褐色的皮沙發拐了個彎擺成L型,另一側一套紅木的餐桌椅彰顯著主人的地位。

建成不由的想起老西門的那家閣樓上的客戶,都是阿拉上海人,差距這也是大了點。

“來,來,放到這個小臥室里。“教授笑瞇瞇的把建成領到一間小臥室中。地板是日式的榻榻米,鋪滿了整個地面。

建成麻利的和小張拆起了包裝,鑰匙劃開箱子的中鋒,打開上蓋,順手把電腦箱翻過來,倒扣在地上,把紙箱一提,電腦輕松的脫了出來。

忙完調試,教授在餐桌上已準備好了冰凍的可樂,和茶。

“小師傅,辛苦了,天氣熱,你們看,茶和飲料你們喝點什么?”

“可樂吧,天太熱。”建成略有點靦腆的笑了一下,將可樂灌入口中,冰爽的感覺剎那彌漫身體,爽。

“老師,您看電腦都弄好了,沒什么其它的事,我們就先撤了。”

“好的,多謝你們了。”教授微笑著把建成送到門口。突然間深深的鞠了一躬。

建成嚇得一個趔趄,搗蒜式的急促的點了個頭,尷尬中慌忙逃進了電梯。

“這八成是個留學日本回來的”,電梯中建成不自覺的喃喃自語著。

04

還有三家就送完了,建成心里不禁一陣輕松,現在才三點多,今天總算可以早點回家了,已經好幾天沒和同租的小魏一起吃晚飯了,今晚要好好整兩瓶啤酒,犒勞一下自己。

搬著顯示器箱子,繞著這種一梯四戶公寓樓獨特的樓梯爬到六樓,建成喘著粗氣,一邊吹著風扇,一遍等著小張把電腦箱子搬上來開工安裝。

突然間,樓下傳來一陣踢里哐啷金屬墜地的聲音、接著是門開的聲音、停頓了幾秒,一個中年老婦女尖利的嗓音一浪高過一浪,開始彌漫整個樓道。

“出事了“,建成心里咯噔一下,忙不迭的奔下樓去。

小張闖禍了,電腦箱子太大,本想著抗在肩上輕快些,沒想到碰到了三樓的電表罩子,那罩子直接從三樓沿著樓梯滾到二樓,碎成兩半。

”儂那能會事體?眼瞎了,個電表罩子也被儂弄壞它了,哪能辦?“

“個外地人就是瞎搞八搞,個哪能辦?“

“儂不要跑它了,這個罩子一定要賠。“,三樓的中年老婦女牢牢的抓住小張的手,嘴里機關槍般的不停掃射著。

“阿姨,我們是不小心碰到罩子的,你幫幫忙,通融一下,先用膠粘一下,看看能不能用。”建成竭力堆著笑臉,幫小張打著圓場。

“粘啥末子粘,儂昏它了吧,個外地人腦袋噶不清爽,一定要賠,不賠不要想走。”

建成一股怒火憋在心里,難受的一萬個草泥馬奔騰而過。

六樓的客戶不知何時,也從樓上下來幫忙說起了好話,可老婦女一概不買帳。

“他上面電腦還沒弄好呢,待會再下來。”客戶一邊說著,一邊把建成拉到了樓上。

“這戶人家是個刺頭,鄰居都被她罵遍了。你看情況賠給她點走人了事,要不然,你今天算是過不了這個坎。”

建成郁悶中裝好了電腦,溜到樓下,找到老曹,想讓他用上海話再幫幫腔。老曹不疼不癢的說了句“我也沒辦法嘍,儂自家解決吧。”一遇到事,這小赤佬撇的比誰都干凈。

“怎么賠?”建成再次返回三樓,壓著火問老婦女。

“先押100塊。”

“100塊?個破殼子20塊錢就能買一個。供電局不給免費換新的嘛?”

“100塊怎么拉?誰知道供電局給不給換?搞電腦的還掏不起這100塊,騙誰呢。”

建成下意識的摸了摸褲兜里癟了的錢包,月末了,這剩的幾百文不知道還能不能撐到發工資。老劉也吝嗇的厲害,每月只給1800,啥幾吧金都不交,專門欺生。不過再怎么著自己也比小張好點。

天色眼看著要暗了下來,不能再糾纏在這了,還有兩家沒跑呢。

“100就100,把收據給我寫好!”建成忿忿的叫著。

“寫就寫,多大個事。”老婦女終于猥瑣的接過100塊,用歪歪扭扭的字跡用力寫下收據兩個大字。

建成小心的把收據夾在筆記本里,他知道,找老劉報銷這個基本上是百日做夢。


13956051951
個人微信,可加好友
合肥遠東電線電纜孫經理

全國服務熱線4000-522-555周一至周六8:30-18:00

地址:合肥市政務區天瓏廣場5號甲級寫字樓1007-1008室

老張個人微信

老張原創分享

Copyright © 2018 版權所有:合肥司瓦圖網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07007410號
司瓦圖老張頭像
司瓦圖老張
老張自05年進入互聯網行業,一直從事互聯網平臺開發行業,服務項目主要有:平臺定制開發,電商平臺開發,微信商城,微信小程序等。
司瓦圖老張微信
卖纯棉短袖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