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電商平臺 > 簽約信息 > 【血液故事匯】人血白蛋白:二戰炮火催生的“救命藥”

【血液故事匯】人血白蛋白:二戰炮火催生的“救命藥”

發布日期:2014-10-23 閱讀次數:4609

 

    1941年12月第一個星期日的半夜,一個載有50瓶人血白蛋白的包裹搭乘飛機從波士頓起飛,飛往剛剛被日本飛機轟炸過的珍珠港。這50瓶人血白蛋白是當時全世界所有的人血白蛋白。人血白蛋白的制造者是哈佛大學化學家科恩(Edwin J. Cohn)教授率領的研究組。
 
    在珍珠港,拉夫丁(Isidor S. Ravdin)博士挑選了7名他所找到的嚴重燒傷傷員,給他們輸注了人血白蛋白液體,以提高他們的血容量。一名被其他醫生懷疑是否值得輸血的垂危傷員在輸注人血白蛋白后的第三天早晨就可以吃東西了。在幾個星期之內,有87人在不同的實驗里輸注人血白蛋白。實驗結果令人非常振奮。
 
    科恩教授對血漿蛋白的研究始于1940年春天,就在法西斯偷襲整個歐洲的時候。此時對血液的研究已經發現,血漿中包含幾種蛋白質,其中之一與抗休克的特性有關,這對在戰場上搶救傷員是極其重要的。在戰爭中使用全血和血漿搶救傷員都有缺陷:全血的儲存期過短,從后方運輸到前線就可能失效,而血漿雖然儲存期足夠長但在運輸中又易于污染。凍干血漿被發明出來,以解決上述問題,但也存在諸多問題,比如包裝的體積過大,使用中要加入無菌水搖勻之后才能使用,這一過程往往需要15分鐘以上的時間,而且是在戰場上。
 
    在軍隊的資助下,科恩與他的團隊發現了白蛋白的功能——抗休克,并發明了一種類似分餾石油技術的分離方法,成功將血漿中不同的蛋白質分離出來,得到了至為寶貴的人血白蛋白。(科恩發明的低溫乙醇法至今仍為全球大多數血漿蛋白工業采用。編者注。)科恩團隊制造的人血白蛋白優勢非常明顯:由于在制備的每一步驟中都進行了有效的滅菌,所以能以現成的液體形式被包裝起來,使用起來非常方便;由于可以濃縮,人血白蛋白可以裝在密封的玻璃小瓶里,輕盈小巧易于攜帶,并且不容易被污染。
 
    在科恩教授的指導下,7家美國制藥企業被軍方委托生產人血白蛋白。這些工廠的代表每周與科恩會面一次,以保持不落后于最新的發展水平。這些會議的過程被記錄在3冊1600多頁的記錄本上,有的標著“機密”,有的則標著“絕密”。1942年6月,在海軍的協調下,7家工廠獲得了寶貴的“軍用物資”——大型離心機,美國紅十字會則從非常緊張的戰時血液供應中撥出血漿供給工廠。1942年11月,這些工廠向美國海軍正式交付了首批人血白蛋白,第二年三月,他們已經可以生產出每月數千瓶人血白蛋白。在美國軍方的要求下,人血白蛋白的產量與日俱增。
 
    隨著血漿與人血白蛋白在戰場上的應用,出現了一個標志性的畫面:藥劑師助手約翰•威利斯在半山腰上看到一名士兵躺在彈坑里流血,于是他將一支步槍的槍尖扎在地上,將一瓶血漿掛在扳機上,扎好針頭開始輸血。他用一只手固定輸液管,當八顆手雷接二連三地落入這個彈坑時,他迅速用另一只手將它們扔了出去。第九顆手雷在他還未來得及拋出時爆炸了,他犧牲后手里仍緊緊握著輸液管。
 
    在這場反法西斯戰爭中,血漿與人血白蛋白已不僅僅是搶救傷員的“救命藥”,甚至成為鼓舞士氣的工具。一支攜帶了血漿或人血白蛋白的小分隊,士兵們僅僅是看到血漿和人血白蛋白就足以振奮他們的士氣——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生命多了一重保護。
 
    從發端看,血漿蛋白工業的誕生是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斗爭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反法西斯聯盟贏得這場戰爭的勝利,血漿及其蛋白質衍生物作出了積極貢獻。

 


司瓦圖胡經理
技術客服,免費咨詢
技術客服司瓦圖胡經理
司瓦圖網絡自2007年正式注冊成立,目前提供各類平臺系統定制,包括電商平臺開發,微信小程序定制開發,微信平臺定制開發,企業官網制作以及400電話開通等服務!

全國服務熱線4000-522-555周一至周六8:30-18:00

地址:合肥市政務區天瓏廣場5號甲級寫字樓1007-1008室

老張個人微信

老張原創分享

Copyright © 2018 版權所有:合肥司瓦圖網絡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備07007410號
司瓦圖老張頭像
司瓦圖老張
老張自05年進入互聯網行業,一直從事互聯網平臺開發行業,服務項目主要有:平臺定制開發,電商平臺開發,微信商城,微信小程序等。
司瓦圖老張微信
卖纯棉短袖赚钱吗